麦肯咨询在线客服
麦肯咨询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添加麦肯咨询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客户热线
0871-63179280
 地址
昆明市永安国际大厦33楼01室(穿金路小坝立交北侧)
 传真
0871-63179280
大变局中的西部机遇—产业视角的分析
来源 Source:昆明麦肯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日期 Date:2019-11-08        点击 Hits:9

 

大变局中的西部机遇—产业视角的分析

 马洁 管理50人 

2019年9月21日,在兰州大学管理学院顺利举行的第六次“中国管理50人”论坛2019(下)上,新疆财经大学马洁教授发表了题为“大变局中的西部机遇—产业视角的分析”的精彩演讲,并与参会人员进行交流与分享。以下内容整理自现场演讲,有删节。

 

学者简介

马洁,经济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新疆财经大学校友总会会长,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曾任新疆财经大学工业经济系副主任、科研处副处长、处长、研究生处处长、MBA学院院长,担任多家银行和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主要研究方向:企业战略、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

 

我觉得大变局时代的到来也预示着西部发展机遇的来临,历史总是这么具有周期性,也可以说是“天助西部也”。这两天晚上我看了篇文章,主要是说中国的气候历来以秦岭为分界线,一侧温暖湿润一侧则是干旱寒冷,而这几年丰沛降水不但过了秦岭而且还穿越青藏高原并且在新疆的两大盆地降雨,西北地区降水量出现明显的变化也影响到了甘肃新疆等地植被的恢复和向好,大自然以几百年为单位进行转变,这篇文章认为大陆型气候最好时期的临界点即将到来,事实上以我的感受转变确实在进行中。以我生活的乌鲁木齐为例,这些年雨水确实多了起来,冬天也没有过去那么寒冷、干旱,整个西北地区正出现一种变暖变湿的新趋势。这种气候的变化将为助力西北地区的发展带来自然和气候上的机遇和条件。下面,我将从“海防”与“塞防”之争、“海权”与“陆权”之争以及西部发展的产业机遇这三大关键的视角来分析未来西部发展可能面临的机会。

 

一、晚清“海防”与“塞防”之争


讲到西部,我先讲讲最西边的新疆,讲讲一百多前发生的“塞防”与“海防”之争。19世纪70年代中亚浩罕汗国阿古柏入侵新疆并占领了新疆南部地区,当时担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上书朝廷要求收复新疆。但是不巧的是1874年台湾被日本占领。在这种紧迫的局势下,清廷内部爆发了一场关于“海防”、“塞防”的争论。当时直隶总督李鸿章认为“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赤地千里,土地瘠薄,人烟稀少。收复只会拖累国家财政,并且有伤与俄国人的“和气”。但是左宗棠一派认为“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所以说,新疆不能丢,当务之急是要收复新疆。最后争论的结果是朝廷只给了左宗棠500万两白银收复新疆,剩余的军费是左宗棠通过胡雪岩向英国银行借的高利贷,在收复新疆中,左宗棠一共向英国银行借贷达到一千八百万两。左宗棠借的是高利贷,不仅要还本金,还要承担高额利息。左宗棠先后四次借贷,还专门找利息高的汇丰银行,比其他外国银行利息要高很多。那么为什么要专门找利息高的汇丰银行呢?向汇丰银行借款,也是将汇丰银行背后的英国卷入西征中,让英国和我们站到统一战线上。因为当时南疆实际上是由英国人影响和控制,北边是由沙皇俄国控制。英国人借钱给他以后,如果收不回来这钱就等于打了水漂。当时他让刘锦棠带领着湘军部队先平定了南疆,倒过来迫使沙皇俄国把伊犁还了回来。讲到“塞防”与“海防”之争,一定要讲讲黄河河源与昆仑,黄河数千年来一直是中国文化和王朝皇脉象征。秦汉以降,寻找黄河源头并加以祭祀,便成为皇权天授,天子正统性的直接体现,为国之大事。自汉武帝起,历代王朝都把黄河源头认定在目前起源于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山麓流经塔克拉玛干全境的塔里木诸支流。而昆仑山是张骞出师西域时发现并经汉武帝确认在西域,昆仑是座神话之山是中国上古文化中运化文明、缔造万物的仙山圣地,中国上古神话中黄帝、昊帝、伏羲、后羿、嫘祖、女娲和西王母等华夏赫赫先祖大都来自这里。古代中国人数千年来还始终坚信不疑,华夏一脉黄河的发源地也在昆仑山。如此一来,华夏先祖圣人,以及一切神圣美好的事物都与昆仑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昆仑山为代表的西域自然也就成为所有中国人心目中神圣而又神秘的一方净土。

晚清新疆省的出现与保有便是几千年来中国与昆仑、河源有关统治哲学的现实反映。左宗棠平定新疆其实有着中国历代王朝统治哲学方面根深蒂固的考虑,那就是保住河源、昆仑,保住国脉,维护清王朝皇权天授的道义。以保清王朝万世基业。

通过这则历史故事我想表达的是什么呢?站在国家的角度讲,100年前的西部都重要到无法丢弃,更何况是当今时代呢?

 

二、建国以来的“陆权”与“海权”之争


下面,我想讲第二个问题“陆权”与“海权”之争。中国有漫长的陆上边界线还有漫长的海岸线,我们国家一直是个海权与陆权复合型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中国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我总结分别为“陆权”为重与“海权”为重阶段。今天我们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我们也可以将“一带”理解为“陆权”,“一路”为“海权”,“一带一路”可以理解为陆权与海权的结合。,建国以后到1978年,我们一直是一个“陆权” 为重国家,主要表现为陆军实力强大,经济建设主要聚焦于内陆地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当时中国是想朝着大海发展,但是美国围堵我们不让我们这么做,所以我们只能选择面朝大陆发展。以今天我们开会所在的兰州为例,1978年前兰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业城市,经济产值非常高,这是“陆权”为重的结果。比如“一五”计划时期的156项重大建设项目中一部分就落在西部包括兰州,再比如三线建设等,这一决策使过去几乎没有工业的西部地区建起了一批轻、重工业,因此兰州也借势强大起来。但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要发展市场经济,考虑效率兰州就不行甚至比不上沿海义乌这样的小城市了。以我知道的信息来看,去年、前年兰州的人口是以万为单位的个位数增长,长此以往,会制约西部的发展。

而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发展是一个面向大海,事实上追求“海权”的过程,具体表现为如今海军建设的强大,沿海地区经济投入产出比更高、效益更好。我在复旦求学的时候,跟着导师写过一本书叫《中国沿海发展战略》,我们目睹了东部沿海地区的蓬勃发展,但2010年中国GDP成为世界第二后,美国认为我们挑战着他的霸主地位。而且美国也看到了中国面朝大海的发展更有效率,所以他们才想方设法地阻挡中国的发展和崛起,不让我们面朝大海发展。今天的香港问题、台湾问题,其实都是美国在阻击中国的崛起,妨碍我们面向大海。所以,中美贸易之争的大变局使我们不得不去重新思考、筹谋,逼着我们在向东看的同时再次面向内陆、面向西部发展。这半年时间里,习近平总书记就去了两趟中亚和俄罗斯地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讲中西部的单位效益没有东部好,但是我们还是要转向大陆发展的原因。所以,对于西部地区而言这就是我们的发展机会。

 

三、西部地区的产业发展机会

 

最后我想讲一讲中国重新重视“陆权”,我们如何将其转化成为产业发展的机会。我举个例子,目前我们国产的C919飞机已经有五架在试飞了,但是美国肯定不会给我们进入欧美市场的适航认证,至少短期内是不会的。那么,飞机如果无法在国外运营怎么办呢?只有一个办法,而且这个办法对于西部的城市来讲是一个机遇,比如说昆明和乌鲁木齐,我们将来从国内飞往西边的国际航班一定是先用C919飞到乌鲁木齐或者昆明,然后再换乘波音或空客飞机继续飞出去,那么乌鲁木齐或是昆明作为中转站就会聚集与航空服务等相关行业,与此同时也带来大量的人流、物流。目前乌鲁木齐的机场正在扩建,其第四号航站楼及两条跑道就投资了400亿,建成以后预计它的年客运吞吐量可达5000万人次。跟乌鲁木齐这座小小的城市相比,5000万人次其实是国家大战略方面的体现。再讲中美贸易战,进一步逼迫我们要扩大内需。那么,我们怎么扩大内需呢?大概在两个月前,中国工程院组织了一场专家论证会,从渤海提送海水淡化后输送到西北,叫东水西送,其实好多年前就搞过类似引渤入疆东水西送的工程项目论证研究,尽管只是研究,这一项目也是扩大内需的方向之一吧,还有就是炒的沸沸扬扬的红旗河工程,简单的讲就是先从雅鲁藏布江处取水,途径怒江、澜沧江等隧道、水库,最后到达甘肃、新疆,我觉得如果先不考虑涉外交涉这倒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这种做法使得其中一部分原本流入国外的水转而流入甘肃、新疆,其实也是扩大内需的一条道路吧。

30年风水轮流转,就像我开头将的西北近些年气候变暖变湿的演变,天助西部,我希望西部发展会好一点,谢谢!